Top

女法醫自述:當我走近那具尸體 它突然嘆了一口氣|尸體|報志愿-要聞_華商網新聞

來源:中國新聞網 時間:2019-03-12 09:09:11 編輯:曹靜 作者: 版權聲明

← 點擊大圖左右可翻頁 →

  法醫一般被稱為“尸語者”。

  你有沒有想過,當你在一起非正常死亡的現場,剛靠近尸體時,尸體卻在你耳邊對你說了一句“來了老弟?”是不是腎上腺素瞬間爆炸?有沒有一種雙腿發軟的感覺?這事兒女法醫張鵬雨還真碰到過。當然,尸體是不可能說話的。

\

  受訪者供圖

  夜深人靜尸檢時 她聽到死者一聲“嘆息”……“一次和同事進行檢查,固定好證據后我們把尸體放下來,剛一松開繩索,忽然耳邊就傳來了死者的一聲‘長嘆’!”張鵬雨是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區分局的一名女法醫,一次她和同事深夜處理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時,聽到了死者的“嘆息”。當時除了她和同事,其他人都被隔離得遠遠的,心中晃過一絲恐懼后,張鵬雨和同事立馬對這一現象進行了記錄。如果換做一個普通人碰到這種情況,是不是會雙腿發軟、奪路而逃?可實際上這是很難得一見的尸體征象之一:尸體開始腐敗,產生腐敗氣體,由于繩索壓閉頸部氣管,氣體無處釋放,等繩索一解下來,自然就開始“嘆氣”了。有一次,一具被砍得面目全非的無名男尸,需要張鵬雨將面部縫合好后進行圖像恢復,以便尋找當事人的身份。這就需要張鵬雨不僅要克服心里面對支離破碎人體的湮塞,還要克服操作上的難題。除了要將面部皮膚用鑷子一片一片翻起來整理平齊,還要用棉花將被砍碎的顴骨一點一點墊起來,最大程度還原。“那一天我不知道自己縫了多少針,心里崩潰過多少次,是怎么過來的。”張鵬雨回憶,那天她進手術室的時候是早晨,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整整一天沒有喝一口水,沒有吃一點東西,甚至沒有挪動過站立的位置。目前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區分局有4名法醫,張鵬雨是局里唯一的女法醫。“平時值班4人輪著來,遇到案件時大家一起上,手機必須24小時開機。”張鵬雨笑言,自己已經養成手機鈴響3聲之內必須接聽的“強迫癥”。

相關熱詞搜索: 尸體 報志愿 電視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