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頁 > 新聞 > 要聞 > 正文

你怎么看?全國人大代表呼吁拐賣兒童最低刑期由5年調為10年 |拐賣兒童|未成年人-要聞_華商網新聞

要聞 華商網-華商報 作者:苗巧穎 2019-03-14 07:00:31
[摘要]昨日,拐賣兒童的量刑問題,再一次成為全國兩會的熱點。30名全國人大代表聯名提交議案,建議加大拐賣兒童行為量刑力度,將最低刑期由5年調整為10年,為億萬家庭筑牢兒童安全保護“防火墻”。

真人视讯  昨日,拐賣兒童的量刑問題,再一次成為全國兩會的熱點。30名全國人大代表聯名提交議案,建議加大拐賣兒童行為量刑力度,將最低刑期由5年調整為10年,為億萬家庭筑牢兒童安全保護“防火墻”。

  >>代表議案 拐賣兒童行為撕裂骨肉親情 應參照綁架罪量刑

  全國兩會期間,包括卓爾控股董事長閻志在內的30名人大代表聯名提交了《關于修改刑法相關條款,嚴厲打擊拐賣兒童違法犯罪的議案》(以下簡稱《議案》),稱拐賣兒童行為傷害的是社會上最脆弱、最無助的弱小群體,撕裂了人們最看重的骨肉親情,挑戰了社會倫理底限,社會影響惡劣。因此,他建議參照綁架罪的量刑標準,將拐賣兒童犯罪的刑期起點調整為十年以上,從嚴打擊。《議案》還指出,應將“兒童”的定義與國際接軌,從現行“不滿10歲”擴大到“18歲以下的任何人”,以擴大兒童保護范圍,消除不法分子拐賣較大年齡未成年人的僥幸心理,同時有利于開展兒童打拐的國際合作。

  去年兩會期間,閻志就提出要加強對收買者的打擊力度。今年他再次呼吁,取消刑法第241條第6款“對被買兒童沒有虐待行為,不阻礙對其進行解救”可以從輕處罰的規定。在閻志看來,收買方對拐賣行為的發生和主動拐賣者具有同樣重要的影響,加強對收買者的懲戒,有利于降低買方市場需求,懲罰和預防此類犯罪行為的發生。

  >>相關案例 10歲女兒走失 家散了 為找孩子她花光所有積蓄

  3月13日,西安,36歲的孫愛茹告訴華商報記者,她每晚入睡都困難,總得到凌晨三四點鐘了,極度疲憊下才有些許睡意。

  提起走丟了4年多的女兒,孫愛茹就止不住地掉眼淚,她說,無論過多久,想起女兒,這眼淚總也流不完。走失那年,女兒10歲,現在應該是一名大姑娘了。

  2014年11月2日下午,孫愛茹10歲的女兒徐子熙從石化大道坐公交車前往三橋車輛廠附近的補習班補課。當時,徐子熙上小學五年級。孫愛茹說,以前都是她接送,自從上五年級以后,給孩子配了手機,孩子也機靈,獨自上下學坐公交,都很順暢。可就是那天下午,女兒出去后就再沒回來。后來,才知道女兒的手機丟了,她瞞著不給家人說,是怕家人責怪她。

  “報了警,也四處求助過,可依舊沒有絲毫女兒的音訊。”之后,孫愛茹開始四處尋找女兒,“山東、河南、福建、廣東、江西、四川、東北三省……我都去過,有些是自己去的,有些是跟隨尋子車一起去的。”就這樣找了幾年,花光了積蓄依然毫無所獲,她不得不停下尋找的腳步,先找份工作攢點錢。

  “孩子丟了,生活還得繼續,我得活著,才能有機會找孩子。雖然沒辦法出去找,可能找的網站、媒體都找過了,尋找的信息一直沒間斷過。”也因為孩子的丟失,兩年前孫愛茹和丈夫離婚了,不是因為感情不夠好,而是一看見對方,就會想起孩子,都覺得愧對對方,“他也沒有再婚,也在一個人四處找娃。”孩子沒了,家散了。孫愛茹講得泣不成聲,她說,孩子這么大了,記憶全有,什么也都懂,如果她還活著,這么久沒回來,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被人控制了……

  以前,聽到孩子丟失的事情,覺得離自己很遙遠,怎么也想不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孫愛茹后悔萬分,“無論她在哪里,只祈盼她能平安活著。”這是孫愛茹當下唯一的心愿。

  >>陜西數據 去年1-10月破獲拐賣兒童案46起 破案率一直在提升

  孩子被拐,給家庭帶來的打擊幾乎是毀滅性的。刑罰只是對犯罪結果的一個懲治辦法,但實際上,現在做得更多的是做防范和被拐之后的應急機制工作。

  華商報記者從陜西省公安廳了解到,2018年1月-10月,陜西各級公安機關共破獲拐賣犯罪93起,其中拐賣婦女案件47起,拐賣兒童案件46起。從數據來看,拐賣犯罪案件的破案率一直在提升。

  據陜西省公安廳“打拐辦”介紹,針對此類犯罪,法律法規也在不斷地完善。比如,公安部自2009年在全國組織開展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專項行動,嚴厲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下發《關于依法懲治拐賣婦女兒童犯罪的意見》,規定:14歲以下兒童失蹤、或滿14歲不滿18歲的少女失蹤,公安機關應立即以刑事案件立案開展偵查。2015年11月的《刑法修正案(九)》中,對于收買被拐婦女、兒童的行為將追究其刑事責任,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打擊“買方市場”,這也為公安機關打擊此類犯罪提供了強大的法律武器。同時,公安部門也及時出臺打擊拐賣犯罪“一長三包制”、兒童失蹤快速查找機制、來歷不明兒童摸排比對機制等等許多切實有效的措施,強力推動打拐專項行動深入開展,這也是國內涉拐類犯罪數年大幅減少的主要因素。

  據介紹,我省在公安部于2009年建立的打拐DNA數據庫中,共盲比比中237人,2018年比中34人,被拐多年甚至30多年的孩子與親生父母骨肉團聚。還有,公安部聯合阿里巴巴公司在釘釘平臺上建立了“團圓”系統,對新發丟失的孩子在第一時間通過各類手機App平臺進行推送,效果明顯,我省通過團圓系統找回147名走失兒童。

  為了創新打拐工作方法,延伸拓展公安機關打擊犯罪、服務群眾的途徑,省公安廳創建了打拐反拐公益網站“三秦回家網”,主要利用互聯網和打拐志愿者,幫助群眾尋找失蹤親人、宣傳打拐反拐政策、提升群眾的防拐意識、檢舉拐賣犯罪線索。截至目前,通過網站共發布失蹤人員信息800余條(全國),幫助群眾找回失蹤人員109人,其中發布失蹤兒童信息515條(全國),找回兒童80人。注冊志愿者已達200余人。2018年全省共組織了9場被拐兒童現場認親活動。

  >>律師觀點 有律師認為加大刑罰不能遏制犯罪 有律師認為可提高起點刑

  對于拐賣兒童的量刑問題,華商報記者采訪了幾名法律人士。多數認為,刑罰的高低無法遏制此類犯罪的發生,而是需要建立快速的反應機制,需要全社會的有序配合,進行改變。

  為未成年人建立身份系統

  旅客帶孩子應例行篩查

  陜西恒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趙良善律師認為,刑罰可以懲治犯罪行為,但卻不能從源頭上杜絕邪惡本身。我國刑法實行罪責刑相適應原則,建議在原有量刑基礎上增加量刑,必須有情節嚴重和情節特別嚴重之分,以避免犯罪嫌疑人失去理智。

  趙良善說,他曾代理過一個案件,受害人是對大齡夫妻,通過試管技術老來得子,結果孩子尚未長大,就被拐賣,兩人日日以淚洗面。最終在公安機關、家屬、媒體的多方配合下,孩子找到了,犯罪嫌疑人是個女青年,僅是因為自己孩子剛夭折無法接受,就萌生了拐走他人孩子的想法。最后受害人諒解了被告人,法院對被告人適用了較輕的刑罰。

  說到底,無論是如何確定量刑,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更好地保護兒童安全,防止拐賣行為的發生。但是之所以拐賣兒童屢禁不止,還是因為拐賣兒童所牽扯的面太復雜,例如:男女比例失衡;不孕人群增多;貧富差距等。

  因此,只從刑法上增加量刑還是不夠的,還需要社會發展,盡可能降低社會失衡情況,同時,通過其他途徑加強對兒童的保護,比如為未成年人建立身份系統,增加受理兒童失蹤的機構及技術措施,在汽車、火車、飛機等運輸工具上,由專人對旅客攜帶孩子進行關注及篩查等。保護兒童,需要社會各成員團結協作與不懈努力。

  需建立快速反應機制

  形成整個社會的有序配合

  陜西永嘉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劉潔表示,作為一名母親,對母子情感被割裂的痛苦感同身受,所以從情感上,她愿意支持這個議案。但作為一名法律人,她很清楚,僅僅提升刑罰力度,并不能真正遏制犯罪行為,只有讓這些犯罪分子知道社會對拐賣兒童是零容忍,才能對他們形成一種威懾,讓他們不敢犯法、害怕犯法。這就需要我們建立一個快速、應急的反應機制,比如美國的孩子如果在超市里丟了,他們會有一套快速完整的應急方式:立即封鎖所有大門,調取所有監控記錄,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這個孩子。只有真正有效地形成整個社會的有序配合,同時加大對此類犯罪嫌疑人懲罰的精準度,才能有效防止犯罪的發生。

  拐賣兒童最高可判死刑

  建議進一步明確適用范圍

  陜西樂友律師事務所主任賈永進律師說,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四十條的規定,拐賣婦女兒童的,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并處罰金,導致特別嚴重后果的,可以判處死刑。1984年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曾規定拐賣婦女兒童15人以上,或者拐賣8人以上不滿15人,手段特別惡劣的,盜賣嬰兒幼兒多人或多次的,摧殘、虐待被拐賣人,致其重傷、死亡,或其他嚴重后果的,可判處死刑。也就是說,拐賣兒童,我國現行刑法就有判處死刑的規定,只是適用條件很嚴格。建議進一步修法明確適用死刑的范圍,提高起點刑,例如將起點刑由五年提高到十年就可以作為選項。 華商報記者 苗巧穎

編輯:張佳萌

相關熱詞搜索: 拐賣兒童 未成年人 量刑力度

上一篇:37名住陜全國政協委員提交157件提案 105件立案 下一篇:秦嶺2座水電站關停拆除 西安將限期關停退出小電站36座

表達看法

本地 新聞 娛樂 財經 數碼 教育